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送别诗-欧洲的古地图里终究藏着什么法力?| 大赛优质作者访谈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52 次

“优质作者访谈”是新写作大赛官方推出的系列栏目,旨在展示大赛中涌现出的优秀作者和作品。

注:获得展示不等同于入围和获奖。

本周,我们请到了地理类参赛作者 @橙湖工作室

热门文章法国皇家地图师笔下的美洲新世界——记德费尔及其美洲地图

评审打分:6.0

评语:本文以一张 17 世纪的美洲地图为切入口,串联起丰富的历史地理信息。文字洗练精确,信息量丰富,向读者展示了欧洲殖民扩张时期“新世界”地图隐含的魅力与希冀。

作者介绍@橙湖工作室 的成员有 2 位送别诗-欧洲的古地图里终究藏着什么法力?| 大赛优质作者访谈:老李和老韩。在过去10多年中,他们把精力都扑在了古地图研究上,积累了 20 多万字的笔记,近千张古地图资料;直到去年,他们决定把这些整理出来。这些来自欧洲14世纪-18世纪精致的地图背后,隐藏着旧世界的颠覆与新世界的发现,也包含着两个 70 后对探索精神的致敬与仰望。

2010年,非洲东部的毛里求斯。

老李本来要去看博物馆里的渡渡鸟,却误打误撞,“闯”进了当地的一家船模店。

老李两个印象:第一,贵;第二,壮观。”

单看着一条“船”,你完全没有概念,但当你看到一个货架、一面墙、一个仓库,满满当当都是船模,你才能体会到那种震撼!

“这是库克船长发现澳洲东海岸的“奋进号”,这是格瑞福兰海战中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旗舰,这是承载着路易十四海军荣耀的“皇家太阳号……”健谈的当地老板带着老李穿过店铺、仓库和制作厂房,边走边介绍。

历史被这些精致的木制物件收纳于方寸之间,这次经历也像一阵微风,吹皱了老李心里的“一潭春水”。回国后的老李联合自己的好友老韩,在网上开了一间小店,做起了船模生意。工作与开店之余,两人把精力都放在了研究航海上。

十多年后,老李和老韩盘了盘手头的笔记:15万字欧洲古地图笔记,5万字舰船笔记,他们觉得差不多可以出手了。2018年年底,他俩在头条号注册了“橙湖工作室”,每周更新,现在已陆续出了46篇古地图科普文章。

老李和老韩的愿景是:要借着写作,再现整个欧洲14-18世纪的古地图历史,把里面风起云涌的故事一件件拆出来亚洲电影,介绍给大家

办公室里的“纸上航海家”

老李和老韩干的是远洋运输行业,毕业后就一头扎进了跟大海相关的工作。当我们问他们的工作是不是和航海图有关时,两人都乐了。

老李给我们科普;“现代远洋运输早就不用看航海图了,都电子送别诗-欧洲的古地图里终究藏着什么法力?| 大赛优质作者访谈化了。我们在工作时是接触不到航海图的,古地图只是我们的爱好,两个人一碰上头,就下劲琢磨”。

在开店的过程中,老李和老韩接触到不少顾客的问题;你们卖的这地图是什么时候的?哪个国家的?哪个年代的?老李和老韩常常被问愣住,心里念叨:这是我们的服务还不到家啊!于是有心积累起资料起来。

他们隐隐约约得觉得古地图有趣,后来在研究的过程中,越来越觉得这个东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谈到古地图,老韩滔滔不绝:“欧洲中世纪的地图,其实最好玩的不在于已经标注的地方,那些地图上的留白其实最迷人。它们的边界是不精确的、模糊的,充满着中世纪欧洲人对世界的想象。这些地图上有空缺,有巨兽,就像我们看《魔戒》和《权利的游戏》里面的中土世界和维斯特洛大陆一样真实之中,好像交织着一种奇幻,这就是古地图的魔力。

赫尔曼摩尔(Herman Moll)制作的北美地图

举例而言,这是一张英国人赫尔曼摩尔制作的北美地图,左上角北美洲的西海岸是留白的,因为当时阿拉斯加还未被完全考察;加利福利亚被误认为是一个岛屿,而非今天广泛认知上的半岛;左边竖列中的第二张图,记录的是北美洲当时重要的资源——鳕鱼的捕捞场面……

这些留白、错误与标注的资源,当你把这些信息拆解出来,一张地图就变得有趣起来,我们从中得以看见那个时代的人对世界的想象,也能从中解读出英国殖民者对于殖民地资源的渴望。

北美洲地图中常见的鳕鱼加工场景

在硬核的历史地理学科普之外,老李和老韩也喜欢写一写情怀向的东西,他们写了很多伟大的航海家的故事。2018年12月4日,老李在头条号写的第一篇文章,介绍的就是英国著名探险家詹姆斯库克。

库克手绘的纽芬兰岛图

这位“人类探索史上最伟大的水手”,于1768年驾驶三桅帆船“奋进号”,从普利茅斯港启程,绕过麦哲伦海峡,横跨太平洋,在蒸汽机还未发明的时代里,库克在这艘木质大焖罐里扛过了几百天,最后意外发现了澳洲东部。

老李最终用幽默的笔调完成了对于库克冒险精神的致敬。他和我开玩笑说:“我们这些喜欢古地图的,可能上辈子都是「航海家」

坐在书斋里,用文字完成一次次“纸上航海”,老李和老韩都觉得: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比起广撒网,我们术业有专攻

老李和老韩写文章介绍古地图时并不是广撒网式的包罗万象,他们对内容的选择有着自己的侧重:聚焦于14-18世纪的欧洲古地图,时间从地理大发现时代开始到现代航海技术成熟前。

宋代《禹迹图》,李约瑟称其为“当时世界上最杰出的地图”

谈到这样选择的原因,老李说:“中国古代地方志、碑拓中的地图,中外专家已经研究得很透彻了。比如说藏于西安碑林的宋代《禹迹图》,李约瑟说它是“当时世界上最杰出的地图”,很多人都对它做了很详尽的分析。我们想写一些在国内没有人科普过的东西,就把眼光投向了遥远的欧洲

14 到 18 世纪,对应着航海大发现和欧洲的殖民扩张,这中间伴随着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法国的相继崛起。“这 400 年间的欧洲古地图,我们认为它们的信息量最大、内容价值最高。”从一张张地图出发,可以旁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方面。

老李和老韩觉得:这 400 年间的故事够他们写一辈子了

英语还能应付应付

但碰到拉丁语、葡萄牙语时…

谈到地图和资料的来源,老韩和老李算是门儿清送别诗-欧洲的古地图里终究藏着什么法力?| 大赛优质作者访谈。

各大博物馆和图书馆的网站数据库里有着详细的外文资料与清晰的扫描图片,美国国会图书馆,资料库最详尽,巴塞罗那航海博物馆、梵蒂冈博物馆都有非常不错的馆藏;每年两季的国际拍卖会上,古地图类别的拍品也都有精心整理的拍卖介绍目录。

但凡能收集到古地图资料的地方,我俩都搜瓜过几遍了。”老韩补充道。

但是两个人还是遇到了写作最大的障碍——语言

比哥伦布还古老的拉丁语世界地图

对于英语文献,老李和老韩还能应付,但很多古地图的资料是荷兰语、西班牙语、甚至是拉丁语,两人一下成了“文盲”。英语资料虽多,但难以盖其全貌,比如西班牙人认为极其重要的一位航海英雄,在英语文献里基本找不到资料,这就为文章的写作与资料的收集设置了难点。

老韩说:“我们尝试使用在线翻译,英转汉,法转汉都还好,轮到西语(西班牙语)、葡语,(葡萄牙语)翻译过来已经接近乱码。”

为了收集这些资料,老李和老韩经过无数次尝试,最终选择摸清了一条门道:先将这些语言转成英文,因为欧洲语言互转还较为可靠,然后再一个单词一个单词核实,请圈子里的外语院校、海洋大学的教授专家帮忙把关,最终输出成可用的笔记与资料。

老韩说:“别看我们是外行,但我们对自己所写的每一个字负责。就算我们俩在一个小细节上拧上几天,也要保证它们有据可循,宁可不写,不能瞎写。

现在只是一篇篇独立的文章

但最终完成时,你会看到 400 年间的世界风云

14 到 18 世纪,关于这 400 年间的欧洲古地图,老韩和老李已经完成了 46 期文章。透过他们的文章,你将看到四百年间欧洲殖民帝国的崛起与扩张,旁及这一时期欧洲、美洲、非洲,乃至近东、远东各地的政治、经济、文化各个侧面。

阅读他们的 1 篇文章,也许只是 10 分钟的事情,送别诗-欧洲的古地图里终究藏着什么法力?| 大赛优质作者访谈但较真的两人在这背后细心研究了 10 年。

老李说:“我们俩的写作,用一句话概括:好饭不怕晚。欧洲古地图的科普在国内是个空白。新航路的开辟和欧洲的扩张形成了我们今天这个世界,我们想让更多人通过了解古地图背后的历史,看到我们今日这个世界的由来。”

过去 10 年,两人考据古地图时的每一次争锋,都已经变成了文档,记录在电脑中。

149783个字,这是老李和老韩发表的和整理完的古地图内容的净字数,不含标点。

他们说,这几年要把这些都发出来。

我们不止打算走得比前人更远

而且打算走得尽人所能的最远

1770年4月19日,詹姆斯库克驾驶“奋进号”,发现了澳州东海岸。他曾有这样一句送别诗-欧洲的古地图里终究藏着什么法力?| 大赛优质作者访谈名言:“我不止打算走得比前人更远,而且打算走得尽人所能的最远。

这句话被橙湖工作室记在了自己一篇文章的开头处,对于老韩和老李而言。写作就是他们的“奋进号”,借由文字升起的风帆,在古地图科普的航线上,他们终将抵达心中为自己划定的远方。

往期文章优质作者访谈

蹲在路边嗦完一碗热干面,我写了这篇文章 | 大赛优质作者专访

上下班的公交车上,我用手机写作两年半 | 大赛优质作者专访

活在古代的公司总监,30岁为写作敢辞职 | 大赛优质作者专访

我在日本写文章介绍中国,回国后“卧底”日媒当记者 | 作者专访

24岁,爱看球的我辞了职,做起了草根自媒体,一个月拿了35篇青云

你还记得写《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安意如吗?| 大赛优质作者专访

我送别诗-欧洲的古地图里终究藏着什么法力?| 大赛优质作者访谈们准备了 25 个签约机会和 200 万元签约奖金,希望热爱写作的你,抓住最后的机会,向我们投稿。如果你的文章足够优秀,就一定能够脱颖而出。!

你可以通过大赛官网(xxz.toutiao.com)或头条号后台(mp.toutiao.com)发表参赛作品。